成年女人免费毛片视频

<progress id="O83W8"><cite id="GpbdH"><ruby id="fmrjY"></ruby></cite></progress>
成年女人免费毛片视频
<menuitem id="M56oQ"><dl id="0Ip3G"></dl></menuitem>
<a>&#65;&#32423;&#27611;&#29255;&#39640;&#28165;&#20813;&#36153;&#35270;&#39057;</a><var id="xAr0s"><video id="2mVa2"></video></var>
<cite id="h6VY5"></cite>
<cite id="R79kM"><strike id="iWswX"><menuitem id="8g535"></menuitem></strike></cite>
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免费<var id="25B9L"></var>
<cite id="o168Q"><video id="AvBqa"></video></cite><var id="B9m6o"></var>
<var id="8ZjAc"><video id="W0KP2"></video></var><cite id="TZJK1"></cite><var id="bFHEQ"><video id="verYJ"><thead id="0K4iG"></thead></video></var>
<var id="z91I1"><video id="3Bn75"></video></var>
<cite id="O4cxV"></cite>
<var id="qod1F"><strike id="S0aC1"></strike></var><var id="9Ln2n"><video id="OJA8e"></video></var>
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王国的黑暗

王国的黑暗 - 王国的黑暗
   第1章 奴隶商人帕特

  深夜,在一条偏僻的小巷裏,三个男人正座在桌边。

  「老大,我们跟蹤那个小妞几天了,今天她在公会接下了委托,明天就会去
邻镇狩猎魔物,没一整天是不会回来了。」

  说话的是大强,一个壮汉,神情严肃。

  「没错,老大,明天只有那小妞的妹妹独自一人在家,到时候,嘿嘿,她叫
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她的。」

  说话的是大柱,另一个壮汉,色眯眯的脸上已经留下了口水。

  「你们两个干的好,这次的目标可是条大鱼,跟以前的那些便宜货完全不能
比。哼哼,那金发,还有那大奶,卖给变态贵族们铁定能大赚一笔,七十万,不,
说不定能卖超过一百万。」

  被二人称爲老大的是奴隶贩子,名叫帕特,年龄在三十岁左右,身体肥胖,
矮小,看到过帕特的人都不由自主的会想到同一个词语来形容他,「肥猪帕特」。

  这几年来,这个三人团伙专门干一些人口拐卖的勾当,有时把人卖到矿山一
辈子当苦力,有时偷偷拐走少女,然后再卖给有钱的变态贵族。当然,后者能赚
的钱大大多于前者,卖一个奴隶给变态贵族,相当于卖10个奴隶给矿山。那些
贵族根本不在乎钱,反正都能从农民身上不断搜刮,所以还是享乐要紧。

  这一次来到了这个偏远的小镇上,和往常一样,準备再干一票。

  「明天等那小妞出门,立刻就动手。」

  「」是,老大。「」

  第二天清晨,在某个小屋的门前,两个金发美女相拥在一起,其中一个就是
帕特团伙的目标,伊莎娜。

  金色的直发在阳光下格外耀眼,标志的五官,淡绿色的眼眸,无时无刻散发
出一种神圣的气质。锦上添花的是那F罩杯的巨乳,即使透过宽松的连衣裙,也
能窥见那两个丰满的半球形,再加上纤细的腰肢,足以吸引所有男人的目光。

  「姐姐,要小心啊,不行的话不要勉强自己。」

  温柔的话语,弱气的嗓音,微皱的眉毛,很容易就会引起男人们的保护欲。

  「放心吧伊莎娜,你也知道,我可是很厉害的。」

  这一位与伊莎娜面貌相似的是她的姐姐,艾琳娜。

  艾琳娜擡起右手,向伊莎娜展示着右臂上的肌肉。

  艾琳娜与总是爱担心的伊莎娜不同,充满着自信,实际上,艾琳娜是这一带
最强的冒险者之一,擅长使用长枪,外号「长枪使」。

  相似的五官,同样的淡绿色眼眸,同样的巨乳,唯一不同的是那大波浪的金
发,任何人一看就知道是她们是姐妹。

  匀称的肌肉,健康的肤色,是冒险者日益锻炼的结果,再加上一身精緻的皮
甲,更衬托出了艾琳娜是个强力冒险者的事实。

  「真是的,姐姐总是这样,来,这是便当,裏面都是姐姐喜欢吃的,我早起
做的。」

  「噢噢,还是伊莎娜最懂我。顺利的话我明天就会回来。」

  「嗯,我会等姐姐的。」

  「那麽我出发了。」

  几个小时后。

  咚咚咚,伊莎娜听到敲门声。

  「是谁?」

  咚咚咚咚咚咚

  「是谁啊?」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来了,别敲了。」

  伊莎娜打开门的一瞬间,从门缝中伸出一只大手捂住了伊莎娜的嘴,让她发
不出声音,推着她进到了屋子裏,正面朝下按在地上。

  伊莎娜虽然强烈挣扎,但一个弱女子不可能敌过一个壮汉。

  「唔唔唔!!!」

  随后,小屋裏又进来了两个男人,一个壮汉和一个肥猪一样的男人。最后进
来的壮汉观察了四周没人看到后关上了门。

  「没人看见。」

  「那麽开始吧,大柱。」

  「好的,老大。」

  「呜嗯嗯!!!」

  大柱把伊莎娜的头扭向一边,帕特掏出一块手帕,在上面滴了两地药水,靠
近伊莎娜的鼻子,刚刚还在挣扎的伊莎娜瞬间就平静下来,失去了意识。

  「放手吧大柱,我用的是强力迷药,不管我们做什麽,一时半会她也醒不过
来。」

  「好的,老大。这小妞近看真是个极品,这脸蛋,这奶子。」

  说着,大柱便把双手放在了伊莎娜丰满的乳房上,用力捏了一把。

  「噢噢噢,这手感,跟娼馆裏妓女完全不一样,这小妞肯定还没被人干过。


  「哈哈哈,让我试试。」

  帕特也摸了摸伊莎娜的乳房。

  「噢噢噢,这感觉,欲罢不能啊。」

  帕特不停地用手摸着。

  「老大,你摸得够久了吧,该换我了。」

  「咳咳!」

  在门口望风的大强咳嗽了两声,幽怨的看着两人。

  帕特收回了手。

  大强虽然话少,但并不代表他不感性趣,他总是三人裏最理性的一个,知道
什麽时候该干什麽事。

  「呃哼···先做正事要紧,我去準备墨水,大柱,把她扒光了,搬到床上
去。」

  「好的,老大。」

  雪白的床单上躺着一具赤裸的肉体,正面朝上,那是昏迷中的伊莎娜,没有
了衣服,少女的胴体展现在三人眼前。

  大柱的裤子裏早已撑起了一座小帐篷。

  「老大,我已经硬的不行了,让我上了她吧。」

  「和往常一样,等我检查完她是不是处女,不是处女的话,我先上,是处女
的话,自己去墙角解决。」

  帕特拿出一些「专业器具」,放在少女身边。

  「大柱,打开她的双腿。」

  拿出窥阴器,涂抹上润滑液,然后毫不留情的伸进了少女的阴道裏,慢慢撑
开。

  「嗯~」

  「怎麽样,老大?」

  「嗯~」

  「别吊我胃口了,老大,到底能不能上她?」

  「中大奖啦!」

  「那,意思是?」

  「自己去墙角解决。」

  听到这话,大柱差点哭出来。

  「命苦啊,有个极品躺在床上,我居然不能上,天地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啊!」

  「想开点,这麽好的女人,那些喜欢处女的贵族肯定会花大价钱买下她,到
时候随你花天酒地。那麽,我要开始刻奴隶纹了。」

  奴隶纹是一种魔法,通过特殊材料和血液混合,制造出墨水,在人身上刻出
特定的图案,那个人就会无条件服从血液主人的命令。基本所有的奴隶贩子都会
使用奴隶纹去控制奴隶,这种方式即可靠又方便。

  根据每个人意志强弱的不同,所以奴隶都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抗命令,这个时
候就需要一些鞭子和惩罚了。

  奴隶纹一旦刻上,就不可能消除。有些奴隶曾试过强行把奴隶纹连皮带肉割
下来,结果就是失去自我,变成废人。

  同时,如果奴隶纹的主人死亡,奴隶也会跟着一起死亡,根本不用担心奴隶
会杀死主人。所以,奴隶纹是绝对的,一旦被刻上,就会永远成爲奴隶。

  帕特把少女的双腿打开,方便作业,又从旁边拿出了一支头上带针的刺青笔。

  「老大,你换工具了?」

  「对,这是我从特殊渠道花大价钱买来的,一边玩去,别打扰我做正事。」

  「那个,老大,既然下面不行,我能不能插她的嘴?」

  「除了下面不能用,其他随便你,虽然一时半会醒不过来,如果在睡梦中把
你下面给咬断了,别说我没提醒你。」

  「没事,我早就想到这种情况,就带了这个过来。」

  大柱拿出了一个红色的开口器,外形就像一个红色的嘴唇一样,掰开还在昏
迷中少女的小嘴,把开口器塞进了口中,开口器固定在了牙齿上,撑开嘴巴,在
头后绑紧束带,这样伊莎娜就无法闭上嘴巴了,外观上来看就像是伊莎娜自己的
嘴唇一样,往裏看还可以看到不停蠕动的口腔深处。

  同时,帕特也开始了「作业」,帕特用刺青笔开始在伊莎娜小腹上刻上奴隶
纹,每当刺青笔的针头刺入,黑色的墨水就会流入皮下,然后留在那裏。

  针头极细,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痛感,先前让伊莎娜闻过的药水还有麻醉的
作用,不然第一针下去就会痛醒了。

  「呜嗯嗯。」昏迷中的少女好像感受到了微弱的刺痛,发出呢喃。

  大柱脱掉了裤子,露出了早已充血的粗大肉棒,趴到床上,跪坐在伊莎娜的
胸口。

  「呜吼,这样好爽,屁股底下是软绵绵的大奶子。」

  说着,大柱还特意扭屁股想感受更多的柔软。

  帕特看了裸男扭屁股的样子感到十分恶心。

  「你别恶心老子了行不行,要干快干,别影响我干正事。」

  大柱弯下腰,把肉棒对準了伊莎娜的小嘴,一下就捅进了口中最深处。

  「呜呜~呕~」

  突如其来的异物让昏迷中的伊莎娜感到恶心,想吐,可是又无法吐出肉棒,
只能不停乾呕,反而让口腔收缩,深处发出「啵啵啵」的声响,这就便宜了大柱
的肉棒。

  「噢噢,这口穴真爽,嫩嫩滑滑的,还会收缩,原来艹口穴还能这麽爽。」

  口中的异物让伊莎娜的唾液加速分泌,大柱不由得开始抽插肉棒,想要感受
更多温润湿滑的美妙感觉。

  身下的伊莎娜就不这麽舒服了,口中被插入异物,还在不停抽插,呼吸受到
限制,有一口气没一口气的。

  「呜嗯嗯嗯~吸~吸~」

  爲了吸到更多空气,人类就会本能的开始用嘴呼吸,可是嘴裏又有着大柱的
那根大肉棒,昏迷中的伊莎娜想要用嘴吸气,反而会産生吸力,把肉棒吞入口腔
深处,这就便宜了大柱,他正在享受着前所未有口交快感。

  另一边,帕特一针一针在少女的小腹上刺着图案,每一针进去再出来,不带
出一点血,这是需要经过大量的练习才能达到的,也说明了帕特已经帮不少人刻
上奴隶纹了,被刻上奴隶纹的奴隶少说也有几百个。

  「这妞肯定能卖出个好价钱,就这个口穴,是到现在我用过最爽的。呜吼,
口穴就这麽爽,那下面肯定更爽,你说是吧,老大。」

  帕特没有搭理大柱,专心緻志,不停的在少女的下体上刻着,进入了无我境
界,婉如伟大的艺术家在作画。

  大柱也明白,老大只要进入这个状态,谁叫他他也不会理,只能等他完成后,
他才会有反应。于是,大柱也闭上眼睛,专注于享用少女的口交,用肉棒去感受
口中的每一处。

  在这期间,沈默寡言的大强一直在门口望风。

  十多分锺后,不断抽插着的大柱终于快要射了。

  「我快要射了,你的嘴穴让老子好爽,作爲奖励,在把你卖掉之前,我每天
要在你的嘴裏射三次。嘿咻。」

  大柱加快了扭腰速度,即将达到顶点。他身下的伊莎娜就没这麽舒服了,依
然还在昏迷中,因爲呼吸不畅,脸色开始微微发青。

  另一边,帕特的奴隶纹也接近尾声了。

  帕特刻的奴隶纹看上去大緻是爱心形的,爱心的周围还有一些小装饰,左右
两旁有两根小触手,触手的顶端连着一个下垂的果实,爱心的正下方没被完全封
闭,留下了一个小口。

  这个图案是帕特专用的奴隶纹,奴隶纹就像是奴隶商人的签名一样,无法仿
造。

  这个特殊的爱心图案也是充满了帕特的恶趣味,懂行的人一眼就能明白,爱
心代表了子宫,果实代表了卵巢,而下方的小口当然是子宫口啦。

  恶趣味的图案把少女最私密的部位表现在了皮肤上,而且,图案的皮下,就
正好对应着少女的子宫,卵巢,和阴道,透过奴隶纹,仿佛可以直接观察到少女
的内部。只有身经百战的奴隶商人,才能做到如此高超的技术。

  「哼哼哼,完成了,我的杰作。」

  随着最后一针,美丽少女的小腹上就永远留下了这下流的奴隶纹。帕特看着
自己的作品,检查着还有没有不完美的地方。

  「我射了,婊子,给我全部接住了!」

  大柱双手按住了伊莎娜的头,让肉棒直接插入喉咙深处,然后缓缓射出了白
浊粘稠的精液。

  「呜噢!呜呜呜呜!」

  被肉棒封住口的伊莎娜只能发出不清不楚的呻吟。

  在肉棒猛烈抽搐十几次之后,大柱才把肉棒拔出少女的喉咙。

  「呼~这口穴真舒服!」

  「咳咳!咳!」

  呼吸突然顺畅的伊莎娜,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来之不易的空气,顺带着咳出许
多精液,脸上,脖子上零零散散全是精液。

  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强制口交,大量的浓稠精液进入了食道和胃裏,剩
下的少量精液被咳了出来,粘稠的精液在口中和食道裏,呛得伊莎娜十分难受,
不由得让她恢複了意识。

  「呜呜呜呜」

  「老大,这小妞醒了!」

  「没事,已经完成了。」

  刚从昏迷中醒过来,意识模糊的伊莎娜一下子也搞不清现在的情况,喉咙中
粘稠的感觉和刺鼻的精液气味让她十分在意。

  眼睛能看清楚之后,伊莎娜绝望的看到一个裸男的下体居然横跨在她的脸上,
黄花闺女的她哪受过这种刺激,强烈的呕吐感一下子涌上来。

  「咳呕呕呕」

  伊莎娜开始呕吐出大量的白浊精液。

  「全吐了,真浪费,」

  伊莎娜马上理解了情况,挥动双手开始拼命挣扎,可还是无法推开她身上坐
着的壮汉。

  「没用的,你是跑不掉的。」

  「啊呜呜叫密,叫密啊!」

  口中还带着开口器的伊莎娜话也说不清楚,开始尝试呼救。

  「不许叫!」帕特第一个做出反应。

  听到帕特的话语,伊莎娜突然脑中一片空白,好像大脑受到沖击一样,视野
感到扭曲,想发出声音呼救,却做不到,像有什麽力量在阻止自己似的。

  「你个废物,差点让她喊出来,平时不应该这麽快醒,全是你的精液把她呛
醒的。」

  「对,对不起,老大,下次我。痛……」

  大柱顾着和帕特道歉,下身挨了不断挣扎的伊莎娜一肘,肘击正好打在了两
个睾丸上,大柱脸色变青,又变紫,当场捂着蛋,夹紧双腿,倒了下去。

  「哈哈哈,会心一击。」帕特在一旁冷嘲热讽。

  没了人压在自己身上,伊莎娜赶忙起身,吐出开口器,顾不得自己什麽都没
穿,一手捂胸,一手捂小穴,就往门口沖。

  在门口的大强改变姿势,準备拦住她。

  「停下!不準动!」

  停到帕特的声音,伊莎娜再次感到视野扭曲,居然真的停了下来,呆呆的站
在原地。

  「想去哪啊,小妹妹?」帕特淫笑着慢慢靠近伊莎娜。

  伊莎娜不明白从刚才开始就感受到的晕眩感是什麽,也不明白爲什麽自己的
身体会对这个恶心的肥猪言听计从。

  帕特站到伊莎娜的身后,又粗又肥的手指贴到了伊莎娜的阴唇上,两者接触
的瞬间伊莎娜打了个冷颤。

  「住,住手!」

  「哼,你已经反抗不了我了!张开双腿,双手抱头。」

  听了帕特的话语,伊莎娜感到有一股强制力在控制自己,自己居然也按照身
后那个陌生男人的话照做了。站着大大的分开双腿,露出少女最私密的地方,双
手放在头后,就像一个变态一样。

  「怎麽回事!?爲什麽?!」伊莎娜理解不了发生了什麽,自己爲什麽会对
这个男人言听计从。

  「哼哼哼,你已经是我的奴隶了。」

  「奴隶?」

  「看看自己的下身吧!」

  顺着目光,伊莎娜看向了自己的下体,一眼就发现了下身的纹身。

  「这,是什麽?」

  「村姑就是村姑,一点见识都没。」

  帕特一只手从伊莎娜身后抓着乳房,另一只手在小穴上慢慢摩擦着。

  「啊~啊,停手……我姐姐可是……很厉害的,等她……回来,你们都得死!」

  伊莎娜因爲帕特的刺激娇喘连连,话也说不连贯。

  「哼,别虚张声势了,我们早调查过了,你们两姐妹相依爲命,你的冒险者
姐姐今天出发去邻镇了,明天才会回来,等她回来的时候,我们早就带着你远走
高飞了,啊哈哈哈。」

  「!」伊莎娜惊讶爲什麽这个肥猪会这麽清楚自己和姐姐的事。

  帕特左手捏着少女的乳头不停揉搓,右手找準了位置,不停挑逗着敏感的小
阴蒂。

  「这奶子真棒,弹性,尺寸都是一流的。」

  受到这样的刺激,伊莎娜一下子腰就软了,身体前倾,发出娇喘。

  「啊~嗯嗯~不要~你个变态!」

  「开始有感觉了吧,言归正传,你下体的这个叫做奴隶纹,一旦纹上就不可
能消除,你就永远是我的奴隶啦。」

  「这种……荒唐的事……怎麽可能!?」

  不断被刺激着敏感部位的伊莎娜,不断娇喘,连正常说话都做不到。

  「信不信随便你,反正你已经无法反抗我了,不过我的目的是钱,预定之后
会把你卖给那些变态贵族,到时候你就能知道真正的变态玩法是什麽样的了,哈
哈哈。」

  「你!这个!卑鄙的……啊啊啊!」

  伊莎娜不断尝试反抗,但无可奈何,身体却一动也不能动,无法从帕特手指
不断的奸淫下逃离。

  粗糙的手指熟练地夹着阴蒂和乳头拨弄拉拽,时而拉长乳头,时而挤压阴蒂,
上下的同时刺激让未经人事的伊莎娜根本无法抵抗,全身微颤着,小穴裏慢慢开
始流出下流的淫水,小穴附近变得又湿又黏。

  「稍微弄了几下就出蜜汁了,看不出你还这麽淫蕩。」

  「这是……不要……」

  伊莎娜的嘴裏,胃裏还残留着许多大柱的精液,每次呼吸都还能闻到精臭味,
这种男人特有的味道,让伊莎娜的身体不自觉的开始发情。

  再加上帕特那熟练的挑逗,很快,伊莎娜便进入「状态」,可爱的脸上就呈
现出了淫蕩的表情。

  「哼哼,更舒服的还在后面呢。」

  帕特留着口水,欣赏着少女淫蕩的样子,粗壮的手指通过阴唇,进入了少女
的阴道裏,在少女蜜汁的润滑下,手指毫不费力就触碰到了少女柔软的内部。

  帕特细细感受着从手指上传来的感觉,身经百战的他明白,这个是个极品小
穴,阴道内部柔软而紧緻,内壁的皱褶也多,还在不停蠕动,蜜汁量也足够多。

  帕特开始抠挖少女的阴道,粗壮的手指每一次拨弄都会带出粘稠的蜜汁,蜜
汁缓缓从股间缓缓落到地上,地上的水渍越来越多。

  「停啊啊……嗯……下啊哈……不要再……」

  伊莎娜发出越发淫蕩的娇喘,眼神迷离,脸颊发红,浑身酥麻,止不住的快
感不停涌上来。每一寸的肉体都抽搐不断,淫水更是一波一波往外喷。

  「虽说是个处女,却有着浪蕩的身体。也差不多了,是时候让你去了!」

  说完,帕特加快了手指的速度,左手不再套弄乳头,往下捏住了敏感充血的
小阴蒂,不断拉扯,右手更是大大加快了抠挖的速度。

  伊莎娜的双腿剧烈的颤抖着,眼球上翻,舌头外吐,一副即将高潮的样子。

  「啊啊啊……要来了……一库一库……啊啊啊啊啊……」

  顿时,伊莎娜达到了高潮,大量的蜜汁从阴道中喷发出,弄得帕特满手是淫
水,并扩大了地上的水渍,真不知道少女的身体裏拿来这麽多水。

  高潮过后的伊莎娜,浑身脱力,向后倒在了帕特身上。

  帕特左手接住少女,舔着右手上少女的蜜汁。

  「哼哼哼,是不是很爽很舒服呀?」

  「哈啊……哈啊……」

  伊莎娜变得迷迷糊糊的,没有回应。此时的伊莎娜脑中一片空白,仍然沈浸
在高潮的余韵之中。

  「啧,已经听不到了啊。」

  帕特抱着伊莎娜,再次把她放到了床上。

  看着伊莎娜美丽的裸体,还有下身那自己刻上的奴隶纹,帕特露出了淫蕩的
笑容。

  「痛痛痛,这婊子居然打中了老子最软弱的地方。」

  终于从蛋疼中恢複过来的大柱慢慢站了起来。

  「臭婊子,老子要你好看。」

  大柱缓缓靠近,想要对伊莎娜做些什麽。

  「住手,她是商品,弄坏了你赔得起吗!?」

  「但是,老大,我的蛋!」

  「我知道,作爲男性同胞我能理解你的痛苦,我有办法来惩罚她又不会留下
痕迹。」

  「那是什麽办法?」

  「这个啊……」

  「呜呜……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带着哭腔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刚刚经曆强烈高潮,浑身脱力的她暂时
也不会有力气逃跑了,况且她一个弱女子也没办法和三个大男人抗衡。

  「那是不可能的,你已经是我的东西了!一旦被刻上奴隶纹,你就永远只能
当个奴隶了!啊哈哈」

  「不要……不要啊……啊啊……」

  伊莎娜抱着头,表情抽搐着,完全接受不了这残酷的现实。

  「而且,你也体会到了吧,我还能通过奴隶纹命令你做任何事,假如我叫你
去死,你也会毫不犹豫的自杀!你的人生以后就由我来掌控了!啊哈哈!」

  「啊啊啊啊啊!!」

  帕特得意的大笑不止,而他面前是少女几乎崩溃,孤立无援,反抗不了,更
无法逃走。

  「也不用这麽悲观,有你这麽好的脸蛋和身体,运气好说不定还会被贵族看
中,纳爲小妾,后半辈子衣食无忧啦,哈哈哈。」

  当然,这句话是谎话。

  帕特知道,那些有钱的贵族最喜欢变态的玩法了,卖给他们的性奴隶不出半
个月就全被玩坏了,送出贵族宅邸时,有的性奴隶变得精神异常,更有的会少胳
膊缺腿。最后,都会被送到妓院裏变成最低等的妓女,人生根本没有任何希望。

  这次抓到的伊莎娜,和以往的廉价品不同,是帕特十年奴隶商人的生涯中最
好的素材,他明白,只要经过调教,绝对能卖出好价格,这样三人就能一夜暴富。

  「说起来,刚才你还对我手下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啊,身爲一个性奴隶,居然
对你以后最应该亲爱的肉棒动手动脚,需要严厉惩罚一下啊,嘿嘿~」

  「不要……我求求你了……你要什麽我都给你……放了我吧……」

  泪眼婆娑的伊莎娜哭着求饶,帕特不会给予奴隶一丝慈悲,左手抓着少女的
一跳腿,右手放在下身的奴隶纹上,嘴裏念着咒语。

  「……」

  站在一旁的大柱,和门口望风的大强都不明白帕特在干什麽。

  「啊啊啊……」

  伊莎娜抱着头,开始出现激烈的反应,全身开始距离扭动,颤抖。

  「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痛啊啊……」

  帕特双手离开少女,同时,少女开始喊疼,帕特满意的笑了。

  「老大,这是怎麽回事?」

  包括大柱和大强也不明白帕特做了什麽。

  「哼哼,这是我从特殊渠道入手的刺青笔,它附带了一些特殊功能,有了它,
调教奴隶就更加方便了。」

  「啊啊啊……不要……住手啊啊……啊啊啊啊……」

  不顾一旁抓狂的伊莎娜,帕特得意的说道。

  「什麽特殊功能啊?」

  「那就是念出特定咒文,就能给奴隶带来强烈的痛苦感,就像被千百只虫子
从头颅内部啃食一样,没人能忍受得了,而且,这种痛苦感是精神上的,不会对
肉体上有任何伤害。」

  「老大,这东西正是神了啊,让她好好体会下我的痛苦。」

  「那当然。不过,这种精神上的痛感惩罚,因爲过于强烈,不可以持续太久,
一旦超过20分锺,任何人都会变成废人。」

  「啊啊啊……啊啊啊……」

  伊莎娜再一旁痛苦的抓着头,身体蜷缩,满身大汗淋漓。

  「如果奴隶不听话,就给她来一次咒语,这样她绝对服服帖帖。时间也差不
多一分锺了,第一次就这样饶你了。」

  帕特打了个响指,伊莎娜头内部的疼痛感顿时烟消云散,好似从来不存在过
一样。

  「哈啊……哈啊……哈……」

  伊莎娜瘫在床上不停穿着粗气,香汗弄湿了一大片床单。

  「不,不要……再……」

  帕特走近,抓着伊莎娜的头发。

  「以后看你还敢不敢反抗我们,这次只是让你爽一分锺,以后还敢反抗,就
再让你爽个五分锺!」

  「不,我,痛……不会……再……反抗了……不要……那种……感觉……再
……」

  还未缓过神来的伊莎娜连话也说不清,不过她那服从的态度已经完完全全传
达给帕特了。

  「很好。」

  帕特放开了她,伊莎娜就这麽在床上默默抽泣,才残酷的现实面前,她也接
受了自己的命运。

  夜晚,重新穿好衣服的伊莎娜和三个男人站在门口。

  期间,帕特强迫让伊莎娜写了封信,内容是说自己和男人私奔了。刚经曆过
强烈痛苦的伊莎娜服服帖帖的照做了。

  这样,等她姐姐回来看到信就不会去报警了,即使她发现不正常报了警,警
察看了伊莎娜写的亲笔信,也不会当成案件受理,这也是帕特一伙惯用的手法,
谁又能想到私奔的少女其实是被奴隶商人抓去卖掉了呢?

  还让伊莎娜打包了行礼和随身物品,顺便拿走了一些金币,让「私奔」看上
去更真实。

  「好了,大强先走,去前面探路。」

  「好的,老大。」

  一个壮汉离开了小屋。

  帕特转头看着伊莎娜,哭红的双眼看上去楚楚可怜。

  帕特满脸肥肉的脸上露出淫笑。

  「听好了,出去之后不準呼救,也不準逃跑,否则的话……嘿嘿……」

  帕特伸出手指,下流的摸着伊莎娜的小腹,伊莎娜明白,帕特是在指自己的
奴隶纹。

  伊莎娜打了个冷颤,那种痛苦,她再也不想经曆第二次了,不论要她做什麽。

  「是,我……我知道了。」

  「很好,把这个披上。」

  帕特把一件披风套在伊莎娜头上,这样,就没人能认出伊莎娜了。

  「老大,是大强的信号,周围没人,可以走了。」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其实,帕特早就知道。

  「我……叫伊莎娜。」

  「忘了那个名字,那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奴隶了,伊莎以后就是你的新名字
了。」

  「是……」

  伊莎娜,不,伊莎低下头,眼角有眼泪划过。

  然后,三人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成年女人免费毛片视频
<progress id="O83W8"><cite id="GpbdH"><ruby id="fmrjY"></ruby></cite></progress>
成年女人免费毛片视频
<menuitem id="M56oQ"><dl id="0Ip3G"></dl></menuitem>
<a>&#65;&#32423;&#27611;&#29255;&#39640;&#28165;&#20813;&#36153;&#35270;&#39057;</a><var id="xAr0s"><video id="2mVa2"></video></var>
<cite id="h6VY5"></cite>
<cite id="R79kM"><strike id="iWswX"><menuitem id="8g535"></menuitem></strike></cite>
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免费<var id="25B9L"></var>
<cite id="o168Q"><video id="AvBqa"></video></cite><var id="B9m6o"></var>
<var id="8ZjAc"><video id="W0KP2"></video></var><cite id="TZJK1"></cite><var id="bFHEQ"><video id="verYJ"><thead id="0K4iG"></thead></video></var>
<var id="z91I1"><video id="3Bn75"></video></var>
<cite id="O4cxV"></cite>
<var id="qod1F"><strike id="S0aC1"></strike></var><var id="9Ln2n"><video id="OJA8e"></video></var>